咨询热线:

135-3380-6942

您现在的位置是:广州知名律师刑事特区>成功案例> 文章页

国企领导被控骗取票据承兑,借助外脑辩护终获无罪

来源:网络作者:张文明律师时间:2019-03-13


2016年10月,年近六旬,已经准备退休安享晚年的广州某大型国企董事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曾经代表公司在协议上签字而卷入了一场无妄之灾,涉嫌票据承兑犯罪被拘留逮捕。广州盈科经济职务刑事部张文明、李永添两位辩护律师勇于担当,敢于挑战,主动调查取证,由始至终坚持无罪辩护,历经两年多的一审二审重审,2019年3月7日,重审法院做出裁定,准许检察院撤回起诉,被告人虽经磨难但终获无罪。

基本案情

2013年10月,被告人作为国企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A公司与B公司、D银行签署三方协议。协议约定:D银行同意向B公司提供人民币2000万元的授信融资,以B公司对A公司的应收款作为质押担保。随后取得了三张总金额为16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然而,A、B公司公司之间并未进行真实货物交易,但被告人对此却不知情。2016年5月,公安机关对上述行为立案侦查。2017年4月,检察院以骗取票据承兑罪起诉被告人。同年8月,天河区法院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1年4月,罚金8万元。在辩护律师的不懈努力下,2017年12月,中院裁定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发回重审。2018年2月,被告人被取保候审。2019年3月,天河法院裁定,准许检察院以证据有变化为由撤回起诉。

辩护要旨

    部门“政法委”开会讨论,确定“无罪辩护”总体思路。广州盈科经济职务刑事部拥有多名前公检法出身律师,他们组成了部门的“政法委”。遇到疑难复杂案件,部门“政法委”均会及时开会研究,为办案律师提供强力支持。本案经部门“政法委”多次开会研究,大家一致认为被告人缺乏主观故意,且未给银行造成任何损失,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辩护律师制作的承兑汇票原因力比例分析


主动调查取证,提交几十页被告无罪的证据。为了证明被告人对交易的真实情况不知情,缺乏主观故意,辩护律师开展了广泛的调查取证工作:对A公司财务经理做询问笔录;请求A公司的母公司G集团出具《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人调入A公司不久,对业务尚未熟悉;调取了A公司内部的《拓展项目评估表》、《风险隐患评估报告》以及《业务开展情况的汇报》,证明被告人确实认为存在货物交易,缺乏犯罪的主观故意。这些证据均能证明被告主观不知情的基本事实,对被告终获无罪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借助“外脑”,聘请专家论证并出具不构罪法律意见书。张军检察长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指出:“鼓励各级检察院,法院借助“外脑”,特别是一些争议较大疑难案件,需要最专家顾问团专家给予论证。有了专家法律意见书,就相当于有关部门在个案上拥有了一个特邀顾问团,重视专家法律意见书的作用,吸取正确的合理的部分,弃其不合理的部分,对司法部门正确处理案件是很大帮助的”。律师同样也需要借用“外脑”的智慧,以说服法官接受自己的辩护意见。辩护律师征得家属同意后,赴北京聘请国内顶级的刑事法律专家对本案进行论证。专家提出三点意见:1.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人在签署三方协议和批准涉案合同时知道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因此不能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2.被告人代表A公司签订的三方协议、批准的涉案合同对B公司获得D银行的票据承兑所发挥的作用和影响力非常小;3.在承兑汇票还款期限前,B公司已经全额偿还了银行发放的票据承兑,没有给银行造成任何损失。综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根据本案现有证据,检察院起诉书对被告人被告人犯骗取票据承兑罪的指控不能成立。

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

提高无罪判决率,争取荣立二等功

    3月12日上午,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作工作报告时称:2018年,各级法院审结一审刑事案件119.8万件,判处罪犯142.9万人。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原则,依法宣告517名公诉案件被告人和302名自诉案件被告人无罪。万分之五!奇低的无罪判决率极不正常,世界罕见。还有,法官顶住压力依法作出一起无罪判决竟然可以立二等功,相当于战场杀敌的战功。3月8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记功决定,对审理陶某涉嫌故意杀人案的合议庭和审判长张海波分别记集体二等功和个人二等功。可见无罪判决面对的”敌人”多么强大!


    本案的情况也是如此,法院本应做出无罪判决,却动员并裁定准许检察院撤诉,相信每个刑辩律师都遇到过类似情况。准允撒诉,被告人是有罪还是无罪?面对当事人的询问,辩护律师尴尬窘迫,愧为法律之师。说其有罪?检察院已经撤回了起诉,并将作出不起诉的决定,辩护律师亦认为无罪且至始至终作无罪辩护;说其无罪?被告已经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审法院发回重审后,重审法院并没有作出无罪判决,而是准予检察院撤回起诉。法律人都知道,准予撤诉的裁定其实就是相对无罪的判决,被告人事实上是不构成犯罪的!现在不是提倡“以审判为中心”吗?既然“中心”都认为无罪,但为什么不能痛痛快快给被告一个无罪判决呢?像”取保不审”一样,这种”和稀泥”的做法会给被告带来很大的麻烦,中国社会绑架到犯罪分子身上的枷锁太过沉重!

    两会还在召开,本人作为非代表非委员的律师斗胆提个议案:热切希望二O一酒年,“中心”的法官们能够坚守正义,敢于担当,多作无罪判决,争取荣立二等功,但愿这不是醉话!



相关文章链接:

犯罪嫌疑人被取保,辩护律师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频现数百人的犯罪集团,社会真的病了???


附:法院准予撤回起诉的裁定


张文明律师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经济职务犯罪刑事部主任、高级合伙人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合伙人

广州盈科经济职务刑事部主任

河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首席法律顾问

广东省法学会犯罪学研究会理事

广东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华南农业大学法学院兼职导师

广州市河南商会法律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广东省焦作商会法律委员会主任

全国党建联盟网广州天河区委智慧党建顾问

广州市天河区政府调解委员会专家委员

中国商会联盟杂志常年法律顾问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