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5-3380-6942

您现在的位置是:广州知名律师刑事特区>法律套餐> 文章页

【团队经典案例】玩枪打鸟寻乐惹出的“危害公共安全罪”—— 一起社会聚焦的热点案件在辩护律师的据理力争下,重罪变轻罪,被告获轻判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9-03-08


一起社会聚焦的热点案件在辩护律师的据理力争下,辩护意见获得采纳,重罪变轻罪,被告获得从轻判处。

基本案情

   2017年2月13日下午,任某与三位友人共携一支气枪在村野湖畔打鸟、闲逛,后被群众举报。淮南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后指示属地派出所出警,某派出所以民用车辆(该车辆实为该派出所所长私车)出警盘查,出警民警发现任某车辆有逃离迹象,立即进行围追堵截,在村道、村民房屋间迎面拦截住任某车辆,其中三位警察飞速下车举枪(三人持三支警用手枪,任某陈述三警察举枪时还有子弹上膛的动作)勒令任某等人停车接受检查。任某驾车见状惊慌失措、急速倒车逃离,因其观察不慎,碰撞并碾压儿童张某,致张某当场死亡。任某明知车辆碾压到行人情况下,仍驾车逃离现场,后任某经电话打探得知其造成事故且致人死亡后,主动投案自首。该案案发后,受害人家属及同村村民围堵公安机关及交通道路,当地媒体滚动报道,致使其成为焦点案件。当地政法委高度重视,非常关注案件的侦破、处理。任某到案后,侦察机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其刑事拘留,案发第10天检察机关就同样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批准逮捕。根据刑法相关规定,任某面临被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风险。世事难料,转眼之间,任某及其家人如临深渊!



媒体报道案件截图



任某被拘留、逮捕的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辩护措施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何才荆律师在出差旅途接受任某家属委托,担任任某的辩护人,何才荆律师及其团队火速赶往羁押场所会见任某,到案发地调查了解相关事实情况,认真分析案情、研究相关法律,经过调查、分析,办案律师向公安机关、检查机关提出:该案件定性错误、罪名错误,任某的行为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行为只应涉嫌“交通肇事罪”。鉴于该案的特殊情况,何才荆律师团队几次向公安机关及检察院出具法律意见书,并坚持如下辩护意见:

一、任某的驾驶行为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任某驾车时持有合法有效、准驾相符的驾驶执照,其驾车时并未醉酒或服用致人兴奋的违禁药物,任某所驾驶的车辆也是合法有效、符合安全标准的车辆。

本案任某的主观方面属于过失,没有证据证明任某明知车后有人不顾而实施倒车。倒车是驾驶员惯常使用且必须使用的驾车形态,倒车也不必然发生危害生命安全、危害重大财产安全的结果。虽然,任某驾车倒车离开时没有很好的尽到安全注意的义务,但是,其主观上并没有置他人生命安全不顾、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观故意。客观方面,任某从倒车现场驾车离开行驶至其停车地点、停车后投案自首,其驾驶行程有数公里之距离,在这么长的行车过程中,除倒车时偶发“交通肇事”一起之外,全程再没有发生刮、碰、撞情况,更没有连续或再次发生致人伤亡或危险的驾驶行为,任某的驾车行为仍然明显属于驾驶员驾车行驶的行为范畴;其与刑法所规定的“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在本质上、危险性上完全不相当。所以本案任某的行为不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应以“交通肇事罪”定罪、量刑。

根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受害人死亡是否因任某的逃逸所致,极为重要,案件初始阶段对此并不明确,在辩护律师的密切关注、力陈事实之下,最终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鉴定报告证明:被害人在事故发生后当场死亡。并非任某肇事逃逸后而导致死亡。不然,任某有被处刑“七年以上”的风险。

二、公安机关这次出警存在诸多瑕疵,且应该回避,不适合为该案件的侦查机关

在侦查阶段辩护律师即向检察机关提出,本案在四位警察驾驶社会车辆并持枪械武装出警、三位警察举枪拦截任某车辆之前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存在。该派出所警察的出警用车、枪支使用都涉嫌违规,身处事发现场的派出所所长及相关警察甚至涉嫌渎职犯罪(如果受害小孩并非当场死亡,而是因延误救治导致其死亡的,所在现场的警察涉嫌渎职犯罪)以及滥用职权罪。关于是否应该回避,辩护律师认为该公安分局与本案存在重大的利害关系,作为本案侦查、办案单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关于回避的规定;并且侦查机关对于案件的定性存在错误,这个错误有很大可能是侦办单位刻意所为,意欲拔高、加重对任某的处罚,转移矛盾,掩盖其自身责任;同时该公安分局以接受舆论、媒体采访的形式片面宣传、报道本案件,本案尚处于侦查阶段,这些做法与办理刑事案件的相关规定相悖,而且,相关舆论、报道也不够全面,妨害了侦查、诉讼活动,涉嫌为其自身开脱责任,也造成舆论、媒体对任某未审先判、媒体审判,这对任某是极不公平的。

辩护律师还向检察机关提出:据任某家属反映,受害人家属已经获得赔偿,其赔偿金绝大部分为公安机关或公安机关斡旋其他政府部门所支付?如果属实,公安机关所支付赔偿金的金额是多少?支付的事实依据是什么?支付的法律依据何在?任某依法具有知情权。任某及其家属对此高度怀疑,认为侦查机关的这一做法涉嫌违规、违法,刻意掩盖案件隐情?

本案被各方面高度关注,却又历经曲折。在我们司法实践中,公安侦查机关对重大、复杂案件的嫌疑人被拘留后认为需要逮捕的,大多都会在30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批审查批准,人民检察院将在7日内作出决议。本案属于社会焦点、影响重大的案件,公安机关与检察院理应抱有更加审慎的态度,对案件进行调查、提请批捕与审查批捕。但本案却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以及在当地政法委的极其重视下形成多重高压态势,比一般案件更加快速的推进刑事诉讼进程。任某到案后,侦察机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其刑事拘留,7日后即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检察机关3日内就做出批准逮捕的决定,如此快捷的速度推进诉讼进程,辩护律师力求在移送起诉或提起公诉时能将拘留与逮捕认定的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改变为“交通肇事罪”,其辩护的难度与艰辛可见一斑。

三、任某具有应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首先,任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其次,任某到案后认罪诚恳、悔罪深刻,且愿意尽其所能赔偿受害人家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再有,任某与受害人相距并不远,属于相邻乡亲关系,社会各界共同来帮助两家人和解,有利社会关系的修复。争取受害人家属的谅解不仅有利于任某的量刑(从轻处罚),也有利于相邻关系的补救与恢复。

四、任某虽为该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任某,其实质上也是受害者

   本案受害小孩及其家属,是无辜的受害者,理应得到社会的同情、帮助。同时,我们换一个视角来看看任某,他在本案中既是犯罪嫌疑人,也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从本案的事实情况来看,公安机关的警务人员驾驶社会车辆,持枪械武装出警,突然拦截任任某所驾驶车辆之时,根本没有犯罪发生。也就是说,在四位警察武装出警、三位警察举枪拦截任香红车辆之前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存在,此后,却发生了本案之悲剧。由于任某对突发状况处置不当,可见其命运,瞬间巨变,他也是整个事件的受害者。


案件结果

办案律师在侦查、审查起诉始终坚持应改变罪名,且任某具有依法可从轻、减轻的情节。在审判阶段,赔偿取得受害人家属谅解成为较重要的量刑情节之一,但因任某家属仅仅能提供1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困难,没有赔付能力),导致与受害家属沟通、协商艰苦卓绝,办案律师以专业真诚、敬重受害人、勤勉尽职、不辞辛苦的沟通、谈判原则,感化了受害人家属、取得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受害人家属本质上极为善良!在此深表敬意、慰问!)。最终,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被公诉机关采纳,起诉改变罪名为“交通肇事罪”;法院接受辩护律师提出的“应从轻、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和量刑建议,判处任某二年有期徒刑。

这一起社会影响重大、多方利益复杂的案件,其拘留、逮捕为重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终能改变罪名、取得如此轻判的结果,实属不易!在此也须感谢办案检察官、法官为该案付出巨大的精力、智慧,并以极大的勇气接受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


张文明律师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经济职务犯罪刑事部主任、高级合伙人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合伙人

广州盈科经济职务刑事部主任

广东省法学会犯罪学研究会理事

广东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华南农业大学法学院兼职导师

河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首席、常年法律顾问

广州市河南商会法律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广东省焦作商会法律委员会主任

全国党建联盟网站广州市天河区委智慧党建顾问律师

广州市天河区政府调解委员会专家委员

中国商会联盟杂志常年法律顾问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