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5-3380-6942

您现在的位置是:广州知名律师刑事特区>成功案例> 文章页

【经济职务刑事部缓刑案例】| 假枪被控真罪,无罪辩护换取缓刑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8-12-13

  近日,广州盈科经济职务刑事部何才荆、江晓琪律师收获了一件缓刑成功案例。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建议法院判处三至四年有期徒刑。辩护律师认为在涉案交易中被告人主观上无买卖枪支的故意,并且本案枪支鉴定程序严重违法不能作为证据。辩护律师坚持被告人无罪的辩护意见,终于换得被告人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并适用缓刑。

基本案情

    2018年1月,卖家潘某(同案犯)因微信故障,买家无法联系于是找到被告人帮忙联系,在被告人的中间协助下双方最终完成了交易。3月初,被告又代理另一名网友向卖家潘某购买了枪支。涉案枪支的交付均是由潘某将气枪拆分为散件的方式直接向买家发货,而根据本案两位买家所述,所收到的枪支配件不完整,分别缺乏枪托和八字夹,不能组装成完整的枪支。2018年3月中,被告人因非法买卖枪支被清远市公安机关跨省抓捕。

辩护措施

 

    辩护律师几次会见过程中,被告人均反复强调第一次交易是出于好心帮忙联系,在从卖家知道价格之后就以同样价格反馈给了实际买家。经过团队分析和研究,辩护律师坚定认为被告人没有买卖枪支的主观故意,而且,本案认定有罪的关键证据《鉴定书》存在严重瑕疵。鉴于此,辩护律师决定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

    一.被告人仅是居间介绍,并未进行枪支买卖

    被告人不是买卖双方中的任一方。买家因联系不上卖家潘某而请求被告人帮忙联系,在被告人介入之前,实际买卖双方就已经确定了,被告人非其中任何一方,不具有非法买卖枪支的主体资格。

    被告人并未实施买卖枪支的行为。在交易过程中,被告人是按照买方指示的购买信息向卖方联系的,被告人本身并无买卖的行为,其行为应界定为中介行为。

    被告人主观上没有购买、贩卖的故意。被告人是经买家的请托,出于对朋友的帮助,向卖家询价并转达买家的需求。在本次交易过程中,除了帮助买卖双方传达意思表示外,其本人并没有买卖枪支的意思表示。

    二.作为本案关键证据的《鉴定书》严重违反法律规定

    首先,买家所购买的气枪配件未达到数量标准,依法不能认定为枪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第七条“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盗窃、抢夺、持有、私藏、携带成套枪支散件的,以相应数量的枪支记;非成套枪支散件以每三十件为一成套枪支散件计”,《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中规定:只有“凡是制式枪支弹药”或“凡是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缺少个别零件的可认定为枪支,否则,缺少零件不能组装成枪支的,均应按照司法解释规定按照零件数量折算。买家购买的气枪,既不是制式枪支,也不能发射制式弹药,还缺少枪托,应当按零件的数量折算,因其数量少于三十件,不能认定为“一只枪支”。

    第二,《鉴定书》的鉴定程序不合法。依据《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以下简称“《工作规定》”)第四条要求,“对枪支弹药的鉴定需要经过鉴定、复核两个步骤,并应当由不同的人员分别进行”。但《鉴定书》中明确显示鉴定结果没有进行复核程序、更没有复核人签名。

    三.本案管辖权存在争议

    本案六名被告人、涉案相关买家及卖家的住所地、收货地、发货地均不在清远市。依据《刑事诉讼法》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规定,公安机关对本案没有侦查权。

  “假枪真罪”背离刑法谦抑性精神

  

   为了严控枪支管理,保障社会治安,2010年修正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明确: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1.8焦耳/平方厘米,一律认定为枪支。这个标准是相当低的,动能相当于青少年可以在淘宝上随意买到、没任何管制限制的弹弓威力的八分之一。而与世界各国相比,我国公安部对“枪支”的认定标准偏于苛刻——法国确定枪支的动能标准为39焦耳/平方厘米,德国78焦耳/平方厘米,美国78焦耳/平方厘米,俄罗斯234焦耳/平方厘米。

    近年来,大量仿真枪、玩具枪涉案当事人被入刑追究刑事责任,不少案例被媒体报道后,一度成为社会热点,并引发公众和法律界的广泛质疑。仅2016年以来,相关当事人因仿真枪、玩具枪等“枪形物”被认定为枪支而遭受刑事处理引发社会热议的案件,就有福建大男孩刘大蔚案、天津大妈赵春华案、辽宁预备役军官于萌案、浙江警官钱卫强案、湖南株洲叶某案等。这样的枪支认定标准导致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或者社会危害性很小的行为均被认定为犯罪,有扩大刑法打击范围之嫌,背离禁止处罚不当罚行为的刑罚原则。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