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5-3380-6942

您现在的位置是:广州知名律师刑事特区>律师动态> 文章页

【张文明律师经典案例】刑事判决尘埃落定,民事赔偿另行启动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张文明律师时间:2016-05-23


案情回放(广州日报等媒体报道):

惨遭殴打强奸!19岁女孩酒后被陌生男子带走,次日路边求助。

广州番禺警方向媒体通报:2015年5月17日早晨6时许,番禺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在大石街沿江路某路段遇到1名面部淤肿、下身流血、一丝不挂的裸体女子坐在路边向其求助。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派出民警赶赴现场处置,并通知120医务人员到场,协助将受伤女子送往医院治疗。

2015年5月18日15时许,未成年凶手黎某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2015年5月31日,被害女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5年6月2日,明律师接受死者亲属委托代理此案件。


案件进展:

2015年9月14日,公诉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

2015年12月10日,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黎某犯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罪及抢劫罪,数罪并罚十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元。

2016年3月11日,明律师团队代受害人父母将未成年凶手的父母、请凶手吃饭喝酒的邓某、劝凶手及受害人喝酒的金某作为共同被告一并告上法庭,索赔百万元。


案情解析:

此案错综复杂,扑簌迷离:凶手系未成年人,但作案手段却惨无人道;凶手、受害人及一起吃饭的两男女朋友均互相劝酒至醉酒;被告难以确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仅一人,民事诉讼被告则可以列四人以上;共同被告的赔偿责任划分;部分被告身份难以查证;选择不同的诉讼方式赔偿数额将会有数十倍的差别。


困难选择:

案件的处理涉及到三个关键性的选择——

是否出具刑事谅解书是本案面临的第一个选择。审理前,被告亲属曾多次找到受害人亲属及代理人,称愿意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要求受害人亲属对被告的行为予以谅解并出具刑事谅解书。此案的被告人系未成年人,主动投案自首,如果再得到刑事谅解,刑事处罚将会减轻许多,难以做到罪刑相当。受害人父母开厂办公司,并不需要多少金钱抚慰,需要的是严惩凶手、为自己无辜的女儿讨还公道。鉴于此,代理人建议对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不予谅解,开庭时与公诉人一起对被告犯罪行为进行控诉,严正指出,本案被告主观恶性极大、作案手段极为残忍、作案后果极为严重,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尽管其系主动投案自首,但仍不能减轻其应负的刑事责任。最终,法庭采纳公诉人及受害人代理人建议,判处被告人十五年上的重刑。

其次是选择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还是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选择。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据此,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一般是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方面的直接损失,甚至不包括几十万元的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而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则可以要求包括上述两项在内的上百万的赔偿数额。显然,法律规定不尽合理,我们无法改变但完全可以选择。另外此案的一个重要特点凶手是未成年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所以将未成年凶手的监护人作为被告,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成了本案的不二选择。2016年3月11日,明律师团队启动民事赔偿程序,代理受害人父母,向番禺区法院另行提起了民事诉讼。

本案在民事被告的选择上也颇费心思。凶手的监护人即的父母亲是当然的被告,没有争议。但在是否将请客吃饭互相劝酒的其他人、以及向未成年人提供酒精饮品的餐饮经营者列为被告方面却产生了很大分歧。请客吃饭及劝酒者被判赔偿已经有许多判例,但大都是醉酒者自身受到损害或伤害,此案则是醉酒者丧失部分控制能力后去进行犯罪伤害他人。但正像被告在庭审时所供述的那样,如果不是饮酒至醉,他肯定不会也不敢用残忍的手段伤害别人。请客的邓某、带受害人去吃饭的金某明明知道被告系未成年人劝其饮酒,酒后没有尽到安全护送的附随义务。综合考虑全案情况,除了大排档餐饮业主的信息难以查证外,将被告的父母、请客吃饭互相劝酒的其他两人一并列为了被告。

0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